音乐圈玩NFT到底是谁在消费?

时间:2021-09-17 18:31       来源: 未知

  近日,为普及艺术品NFT化,日本鸣门加莱之森美术馆的运营公司宣布将美术馆更名为

  8月31日,俄罗斯冬宫博物馆开启NFT系列作品拍卖,包括达芬奇《圣母子》、乔尔乔内《朱迪思》、莫奈《蒙哥隆花园一角》、梵高《丁香花丛》、瓦西里-康定斯基的《构图六》在内的数字作品将以NFT的形式被买家收藏;

  艺术领域张开双臂拥抱NFT,让这场扩圈行动越发声势浩大。而在国内,这项新兴技术已经开始渗透艺术领域与内容行业,前有阿里拍卖推出NFT数字艺术专场、支付宝联合数家IP推出NFT付款码皮肤,后有腾讯上线数字作品平台“幻核”App、QQ音乐限量发行胡彦斌《和尚》20周年纪念黑胶NFT,互联网巨头争相入场。

  其中,作为音乐行业的关键玩家,TME创新推出数字藏品,可以说是行业探索音乐NFT化的一项里程碑事件,也让更多从业者开始对NFT抱以兴趣,一时间NFT成为不少公司拓展业务的新宠,几近代表行业接下来的发展方向。

  那么,NFT的市场表现如何?它在音乐圈的发展前景怎样?我们不妨来深究一下。

  大约一个月前,专注实体唱片数字化发行的音乐平台“唱片库”在交易平台“加密空间”发行了第一张NFT唱片——深圳交响乐团《马勒第二交响曲·复活》。消息称,该唱片限量发行100份,上线多张。

  接着一周前,“加密空间”平台上线电影《赵氏孤儿》原声配乐专辑NFT,限量500份。目前,两张NFT唱片均已售罄。

  另一边,QQ音乐日前上架2001份胡彦斌《和尚》20周年纪念黑胶NFT,近8万人参与抽签,商品迅速一抢而空。

  乍看之下,NFT在音乐圈搅起的水花颇大,但现在很难分清对此反响强烈的是乐迷、粉丝等音乐圈受众,还是对NFT抱有极大热情的币圈用户。

  和普通大众不同,币圈是懂NFT的。他们不仅了解作为NFT基础的区块链技术,更熟悉NFT的创造、交易拍卖乃至多次转手等变现逻辑。对币圈来说,NFT所承载的内容价值,以及NFT交易机制如何设定,决定着一枚NFT值不值钱、投资它赚不赚钱。

  例如,唱片库发行的两张唱片均可在“加密空间”平台进行二次交易,粗略统计,平台标记为售卖中的作品约有150份,占到发行总量的四分之一——相较普通音乐用户,买了NFT再挂出来卖更像币圈用户所为。

  与之相对的,TME数字藏品暂不开放转移功能。不过,币圈大量用户还是参与了TME抽签活动,有幸抢到的均表示期待后续交易环节——他们的想法很好理解,花199投资一张数字唱片是为了将来能够卖个好价钱。

  也不排除消费者中有大量熟悉币圈的乐迷,但这部分人群肯定也是音乐圈的高端消费者。对不少刚刚习惯流媒体付费订阅的普通音乐用户来说,花上几十块钱买张偶像的数字专辑差不多了,为了体验“数字藏品”,199元买首Demo,似乎有点奢侈。

  NFT什么时候能出圈到乐迷买账的程度?还取决于是否有合适的产品,以及参与门槛是否足够低。

  NFT,这个来自币圈的新生事物,一旦进入主流市场,则必须与国家政策法规、具体应用场景相契合。投机者称,不能“致富”的NFT没有价值,可是话说回来,凭什么NFT要以“致富”为目的?

  来看音乐行业。新音乐产业观察在《为什么说NFT在音乐行业难落地?》中简单提到,当前行业的NFT玩法完全是“粉丝经济”那一套。许多人想当然地以为,粉丝惊人的购买力足以为音乐人带来丰厚收入。然而,用个别成功案例总结一个普适规则以求指导未来方向,未免太过随便。

  NFT让音乐人赚到了粉丝的钱,但NFT的目的绝不应是赚粉丝的钱。近日中央网信办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饭圈”乱象治理的通知》,更是明确了这一点。

  透过现象来看本质,在国内发行和交易NFT,前者涉及内容出版发行,本身应受中宣部统一管理,获得国家新闻出版署相关许可;后者涉及数字资产交易,服务机构理应取得相关牌照,合规经营。

  当前,数字加密世界因其“去中心化”得到了不少人认可。然而,只需一个匿名的数字钱包地址便可接入“公链”(即全世界任何人都可接入使用的区块链)、自由参与数字资产交易的经济生态与社会治理模式显然与世界主流意识形态格格不入。部分NFT项目绕开监管发行和交易NFT,再在资本助推下不断炒作、牟取暴利(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些苗头)——这样下去,NFT这个词,终有一天要被污名化。

  如阿里、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其NFT基础蚂蚁链、至信链均为联盟链(数据由有限节点进行存储及管理,相对于公链)且运营多年,所取得的成就行业有目共睹。在此基础上,NFT的应用场景其实取决于巨头及其合作伙伴所构建的链上生态。只想着倒卖NFT?格局小了。

  今年5月,蚂蚁链正式推出IP商业平台,此前曾搭建“鹊凿”版权服务平台服务各类内容创作者。可以预见,从版权保护、IP变现到NFT数字艺术拍卖,蚂蚁链在NFT方向上的布局大致会和之前铺垫的知识产权保护、IP价值挖掘等战略保持一致,在数字内容、数字艺术领域不断延展。

  腾讯这边就更有趣一点。根据至信链公开的合作案例,它的客户包括腾讯内容开放平台、腾讯游戏等。比起音乐,NFT在游戏中的应用可就多了。不妨设想一下,如果腾讯有意将音乐业务与游戏场景深度绑定、彼此融合,那么一枚音乐NFT便接入了全新的、更为广阔的使用及消费场景。

  现阶段,NFT音乐的创新不止概念,因其技术特性,NFT音乐更具稀缺性及收藏价值。比如TME数字藏品,相较“数字专辑”,它在发行量上相对稀缺,更加符合乐迷的收藏需要。

  但这还不够。至少在消费体验上,TME数字藏品和数字专辑区别不大:都是TME发行、都关联在腾讯账号体系下、都是正版音频、都属于虚拟商品……用户不会首先感知到技术上的差异,而是会主要聚焦在TME数字藏品作为创新型电子收藏品的专属收藏价值与消费体验上。

  NFT最早因一款游戏而声名大噪,它在游戏中的应用相对成熟一些。背靠腾讯生态,我们有理由相信TME可以与腾讯游戏一同,多维度探索音乐NFT如何与游戏结合,为用户带来不一样的消费体验。

  同样是内容行业,游戏与音乐开展跨界联动早已不再稀奇。早在“元宇宙”概念成型前,腾讯就做过“QQ炫舞”、“节奏大师”等热门音游,办过“王者荣耀音乐盛典”、“无限王者团应援曲大赛”等活动赛事,如何玩转音乐,这家世界级“游戏公司”可以说非常有经验。

  如今在NFT和元宇宙潮流之下,TME发行的一枚音乐NFT,为何不能被玩家带入游戏,作为“虚拟-现实”世界中的一张数字黑胶,在玩家间以社交道具的方式被收藏、展示、分享和交换?

  和当下“草莽时代”的NFT市场截然相反,游戏中的经济体系经过严格设计,且能伴随游戏发展的不同阶段不断做出调整、优化,达到经济体系长期、均衡地运行。土地、建筑、人物、装备、皮肤、道具等物品,均可NFT化且在游戏内部形成一套自洽的通货机制,NFT音乐当然也能流通其中。

  音乐不仅作为游戏世界的视听组成部分,更具备一定的社交属性,特别在开放世界类型游戏中,NFT音乐能够扮演的角色包括:

  NFT是一种易于追踪的链上资产,存在于数字空间。因此,将NFT音乐与游戏结合更能发挥NFT的核心优势,并为游戏玩家带来丰富的在场音乐体验。你在QQ音乐中买了一张黑胶NFT,随后在至信链生态中的某款游戏中发起一场派对,邀请好友一同欣赏这张黑胶NFT,完成从音乐现场到线上场景的数字映射,同时消除了玩家在地域空间上的差异。

  TME会朝这个方向探索音乐NFT吗?很有可能。只不过在现阶段,流媒体数字音乐与演艺、影视、游戏等领域融合构建的娱乐生态已经相对完善,NFT普及和大规模应用更需要时间。当“元宇宙”、VR技术成为互联网基础设施,9.89亿网民(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统计数据)时刻接入其中,以NFT为载体的新型数字音乐才会比当下的CD、黑胶、数字专辑、流媒体服务更具吸引力。

  有人看得长远,认为NFT以及区块链技术针对的是解决知识产权保护难题,通过公示作品发行及购买信息重构公平、合理的市场法则,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有人只看眼前,NFT就是今年炙手可热的投资风口,不少机构相中NFT,只因NFT能赚钱。

  音乐行业不是艺术品行业,音乐NFT不能完全复制艺术品市场的金融化玩法,而是要走一条符合行业诉求的创新之路,让用户真正为之消费。

  从数字藏品到“元宇宙”社交元素,在没有被证伪之前,一切似乎皆有可能。创新才刚刚开始,大浪淘沙之后,我们才看得到剩下的金子。

娱乐八卦